水利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水利文化

采莲汈汊湖

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2012-7-24 13:57:36 浏览量:
    (孙秀丽)烈日炎炎,暑热难耐的时候,莲蓬上市了。碧绿的颜色让人看着就清爽,莲子露出尖尖的头,如同被锁在家中从窗户处偷窥的小精灵,一把撕开,将这些精灵们解救出来,一个个都是活泼泼的嫩绿色,放在口中品尝,略带苦味的香甜,爽口且赏心悦目,顿觉暑气也消了一半。吃着莲子,想起了去年此时在汈汊湖采莲的情形,忍不住提起了笔。

    “八百里洞庭,七百里汈汊”,汈汊湖的美景也是孝感的一张名片。下了车,但见水天一色相交于极目处,“何田田”的莲叶如绿毡一样铺排开来,或盛开或含苞待放的荷花在微风中轻摆,淡淡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中,我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。湖边停着许多小船,我们坐上了一只,就朝着荷叶深处划去。我一个地道的北方人,坐在船上,看着望不到边的荷花,看着水面被船和桨劈开又复合,忽生恍如隔世之感,想起了读过的采莲诗。

    “采莲南塘秋,莲花过人头,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水。”莲花美、莲子清,采摘如此美妙的佳物应该是心情舒畅、动作轻盈飘逸的。古代的采莲人多是少女,采莲这项劳作又多了份朦胧的情愫,“荷叶罗裙一色裁,芙蓉向脸两边开;乱入池中看不见,闻歌始觉有人来。” 诗人正欣赏着面容娇好的采莲女,她却调皮地躲入荷花丛中,让人心生惆怅之际,传来了她的歌声,简简单单的四句诗,却曲折生动,含蓄而又引人无限遐思。采莲是一项户外活动,此时也是情人约会的好机会,“菱叶萦波荷飐风,藕花深处小舟通,逢郎欲语低头笑,碧玉搔头落水中。”一个遇见心上人后,手足无措却又满心欢喜的娇羞少女形象跃然纸上。

    从诗歌中回来,在我们船后执桨的不是青春少女,是位老爹爹,头戴草帽,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,双手有力地摇着。在闲聊中不知不觉地进入了藕花深处。船进了荷花丛,行动起来分外困难,每次船体的移动都能听到很多荷叶、荷梗被船压破、压弯的“沙沙、咔嚓”声,我在心里为这些生灵念佛;老爹爹也废了很大的力气支撑小船前行。老爹爹很熟练地采摘莲蓬,我们也兴致高昂地采摘。原本以为很简单的事情却并不简单,莲蓬很高,费了很大劲儿才摘下来;有的很远,站起来欠着身,船就晃荡了起来,爹爹连忙用桨来平衡船身,或者用桨将远处的莲蓬拨过来。对莲蓬的成熟度的把握更需要经验,看起来很不错的,不是太老就是太嫩,我不管三七二十一,看到顺眼的就摘下来。同船的人一会儿要摘这个莲蓬,一会儿要采那朵荷花,小船更加地摇晃了,老爹爹艰难地支撑着,最后只好说:“你们不要动,要什么我帮你们采。”大家谁听呢?采摘的乐趣让我们忘记了午后两点的烈日。有人拿着荷花摆pose照相,有人采下一片荷叶,做了一顶帽子遮阳,顿时有人打趣说“带绿帽子了”,大家都哄笑了起来。

    荷叶下面就是菱角,从清凉的湖水中一把捞起来,鲜嫩的菱角挂在细细的茎上,摘下来分给众人,都说好吃。在荷叶的世界中兜兜转转,忘记了时间,直到莲蓬盖满了后舱,老爹爹要移船回去了,我们还依依不舍,请求他再停留一会儿。老爹爹用毛巾擦着汗说:“你们不怕热啊?我可是受不了了。”我们这才意识到,密密匝匝的荷叶围得不透风,空气闷热难耐,要不是采莲蓬的兴奋劲儿,我们早就嚷着要走了。

    船儿慢慢地离开了这片莲花丛,我们带着收获的喜悦不停地说笑着。上了岸,将“猎物”打包,给老爹爹递了一瓶水,老人憨厚地笑着,然后很享受地慢慢喝着。坐在湖边的亭子里享用美味的莲子,看着刚刚“探索”过的大片荷花,心中感到前所未有的澄澈和宁静。

    采莲蕴含着劳动的喜悦和果实丰收的快乐,更凝结着一段难忘的时光。同窗共读,湖边戏游,晚饭后散步田野,一支雪糕、一个西瓜,大快朵颐于路边;海阔天空地神侃,激烈地辩论,“指点江山,激昂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”。

    光阴易逝,转眼间一年过去了,我的眼前如看电影一样浮现出过往的一幕幕,仿佛就在昨天。无论怎样感慨、悲叹、忧伤,那段时光再也回不去了,唯有莲子的清香永恒地停留在记忆中。

主办:孝感市水利局 电话:0712-2700200 E-mail:xgsslj@163.com 鄂ICP备05015566号-1

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146号
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
关闭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