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利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水利文化

忆屈博士国栋

来源:东山头闸管处 发布时间:2014-12-25 14:08:17 浏览量:
    屈国栋,河南周口人,浙大博士。去年八月,孝感招硕引博,广纳贤良,国栋过关斩将,以人才入孝。今年四月,不知何故,屈博士突然辞职回乡,现于河南某大学供职。

    屈博士来孝后,先下派到机关历验,与我同局供事。一时单位上下,议论纷纷,皆云此子年青有为,他日前途不可量矣。我亦思贤如渴,巴不得早识庐山真面目。

    一日,我到办公室公干,办公室朱主任指着对面看书的年青人对我说:“这就是新来的屈博士。”“久仰,久仰!博士下驾,全局生辉呀!”我朝博士拱拱手道。屈博士连忙放下书,与我打招呼。我扶了扶眼镜,仔细打量起这位博士来。他二十七八,中等个,国字脸,戴眼镜,热情,健谈,脸上常有微笑。见他看书,我好奇地问:“博士看的何书?”他回答说:“《史记》,随便翻翻!”我见是中华书局版《史记》,便接着说:“中华书局版《史记》,竖版,共十二册。年青时我亦翻过,毕竟无韵之离骚,不翻死不瞑目!博士读史,意味深长,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?”说完,屈博士楞,我亦楞。我俩八目相对,我笑,屈博士亦笑。

    去年冬日,屈博士夫人来孝探夫,朱主任邀我作陪,我欣然应允。晚上,红男绿女们围坐一席,有说有笑,我夹在年青人中间,显得有点古董,好半天插不上半句话。屈夫人着蓝色外衣,身材修长,端庄大方,谈笑间不时看博士脸色。此时,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《诗经》里的两句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心想:“此子福不浅也!”酒过三巡,我诗兴来潮,便毛遂自荐,向博士夫人打油一首,以增气氛。可惜我普通话砸,吟了半天,屈夫人一句也没听懂,幸好有屈博士起来翻译,才没白费心机。那晚,屈夫人像株兰草,在席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那清香,一直沁在每位入席者的心里。

    屈博士为人谦和,见人主动打招呼,不到一周,全局上下都熟透了。听年青人说,他在同伴中十分活跃,每逢双休日,时常组织大伙聚会,吃吃饭,KK歌,打打球,渐渐地他便成了年轻人心目中的头目。

    屈博士离孝时,曾主动来向我告辞,可惜因公务我没能为其送行。听同事们说,屈博士走时,秋毫未带,只打包托运了满满的几箱子书。

    前几天,和同事闲聊时,又谈起了屈博士。惜其来去匆匆,音信渺茫,令人牵挂!我曾为其写过两首打油诗,一首是屈夫人来孝时席上即兴之作,一首是屈博士辞孝时惜别之作,诗较简陋,但属真性情。现附于文末,以示留念与祝福。


屈博士夫人自豫来孝席上见赠

神女洛水来,

邀我洗仙尘。

红花映绿叶,

玉酒漾金樽。

亭亭如兰草,

淡淡若清泉。

醉看石上鹰,

高飞没云间。


闻屈博士国栋辞职归乡从教别赠

去年植梧引来凤,

今日凤去巢又空。

柳枝有心皆碍眼,

江水无情总向东。

原阔应能驰骏马,

塘浅终难藏蛟龙。

遥知别后三尺台,

鞭下桃李尽国栋!


2014年10月21日夜初定

上一篇:咏 学

下一篇:《水利情》

主办:孝感市水利局 电话:0712-2700200 E-mail:xgsslj@163.com 鄂ICP备05015566号-1

鄂公网安备 42090202000146号

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
关闭
关闭